请认准唯一合作邮箱:aixoxoxo2@gmail.com

牢记本站导航地址

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妯娌四人行

妯娌四人行 - 妯娌四人行

我,浩仁,36岁,是竹科的电子新贵。164公分,虽然不高,却对自己的外表充满信心。我应该是属于成熟稳重、谈吐有深度的那一型,这是我的婆跟我说的

晶铃,我的老婆,29岁,是个英文老师。和我一样164公分,长得清新秀丽、婉约动人、身材苗条。对不起,我只会用这些形容词,剩下的大家就自己到【观月轩】去看她吧(还是裸照哪)。(什幺?进不去,看不到!那我就没办法噜,你们运用自己的想像力,或者努力贡献四合院早日提升身份吧!)

她的嘴唇翘翘的很性感,奶头也翘翘的。屁股就更别说了,当初,我就是被她的翘臀所吸引才追她的。晶铃上班坐公车,不论是穿牛仔裤或是短裙洋装,每次回到家,屁股一带都有爆浆的痕迹。

我们办事的时候,她如果发起情来,一双细长的长腿盘上我的腰身,我就知道不妙了。她那臀部就想小绵羊机车的马达一样,慢慢转、轻轻顶,配合着又会吸又会夹的阴道,我两三下就要缴械喽!所以长久以来,就养成了我花很长的时间在前戏的好习惯。

晶铃她是东大外文係毕业。她从小家庭环境就不是很好,大学时半工半读,在我们公司的生产线打工。常常为了上课,无法配合生产线加班或请不到假而哭哭啼啼的,我觉得她蛮可怜,人又如其名还蛮精灵的,就把她升为我的助理。经过一番调教,就把她骗上床了。没多久奉儿女之命结婚,她也毕业了,取得教师资格以后,就去教书了。

话说去年夏天,我们刚从峇里岛渡假回来几天,晶铃就把她姐姐约到家里,说是要让她挑挑在峇里岛买的几件沙龙。

她姐姐静香,34岁,婚前是一间进口名牌化妆品的代言人。皮肤是白里透红,身材圆滚丰满,尤其胸前两颗挺立的豪乳,充满成熟的魅力,也是我第一号的性幻想对象。

她老公辉雄,39岁,身材勇武健壮,家里的环境不错。年轻时是一个小混混,也是花花公子。现在开了一家小加工厂,成天想往大陆发展,也常来我家跟我问东问西的。

我跟晶铃的姐夫在客厅泡着老人茶,聊聊大陆的近况。她们姐妹俩就和以往一样,窝在我们卧室讲她们的悄悄话。

我忽然想到有一份资料可以给辉雄参考,便走进卧房拿公事包。没想到一推开虚掩的房门,就听到一声娇嗔。循声一望,看到她姐姐正好脱下衣服,全身光溜溜的只剩下一条丁字裤。她两手遮着胸前两颗挺立的豪乳,又怎幺遮得住呢!

我当场二话不说,立刻退出房间。没多久,她们姐妹俩也出来了,每人身上都穿着沙龙装。静香的脸上红晕犹存,我跟她道了歉。没想到她竟敞开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说:「都自己人了,有什幺关係,还道什幺歉?」他姐夫也搞不懂我们在说什幺。

接着就有人提议打打麻将。打牌的时候,我才有机会好整以暇看看她姐姐。仔细一看,姊妹两人都没穿内衣。她姐姐是把一对豪乳就直接摆到牌桌上,晶铃的小尖笋奶则是不时在她摸牌时,可以从她宽鬆的袖口看到。我发现她姊夫的眼睛根本就不在牌上面,我也老实不客气地盯着她姊姊激凸的乳头看,免得吃亏。渐渐地,牌桌上笼罩着一片淫爢的气氛。

打了一下午八圈麻将,也不知道在打什幺。晚饭时间到了,晶铃说,天气太热,她懒得换衣服出去吃饭,要在家里随便弄弄吃吃。她姊夫连声说好,谁不晓得他想动我刚拎回来的几瓶洋酒的脑筋。反正酒买来就是要喝的,我也没意见。

那天晚上大家都喝得很尽兴。酒足饭饱之后,老婆暗示要我到厨房帮忙。

我说:「平常都不用帮了,今天有你姊姊帮,还要我干嘛?」

晶铃瞪了我一眼,说:「姊姊有事要跟姊夫讲啦!叫你来你就来,哪那幺多废话!」

不对,不对,今天气氛不对。到了厨房,我唯一会做的事,就是从后面抱着老婆的腰,把我那已经挺立了一个下午的大鸡巴顶着她的屁股。晶铃扭了一下,回头对我说:「你今天卯死了对不对?」

我以为她是说我看到静香裸体的事,于是就假装委屈的说:「我又不是故意的。」

晶铃哼的一声,说:「你在说什幺啊?你还在装乖卖傻?你一个下午眼睛看哪里?」

「我……我……」

「你是不是想上我姊姊啊?」

「我……我……」

「说话啊!」

「我……我就算想上,也不敢上。」

「如果我同意呢?」

「你同意有什幺用?静香不会肯的。」

「如果静香肯呢?」

嘿,这种事装孬就要装到底。我歎了一口气:「嗨,我是怕辉雄。」

「如果辉雄也同意呢?」

嘿,这种事装孬就要装到底。我歎了一口气:「嗨,我是怕辉雄。」

「如果辉雄也同意呢?」

不对,不对,这里面有问题,肯定有问题。我想起来,当兵时在情报学校学到的第一课:绝对不要相信敌人。就坚决的说:「不要,不要就是不要。我有色无胆,想想可以,我是不会去做摹!

这下换晶铃急了,她语气一缓,改口说:「如果我拜託你呢?」

不对,不对,这里面有问题,肯定有问题!我伸手往晶铃的阴部一探,哇!桃花源口已经水声淙淙了。我说:「是你想给姊夫干吧?」她红着脸低头不语。

我说:「你跟我说清楚怎幺回事,我就同意。」

她说:「我姊姊很早以前就想和你睡觉了。」

我说:「那你呢,你想和姊夫睡吗?」

她说:「嗯,因为静香每次都跟我说,姊夫多厉害多厉害,我总觉得像天方夜谭,所以……」

事已至此,我乐得顺水推舟,马上答应。但是为了防止辉雄使坏,我要求要四个人一起做,静香夫妻也同意了。

四个人觉得还是唱卡拉OK的和室最适合。辉雄和我就到和室调整灯光和音响,辉雄一直说:「歹势,歹势。」

我说:「唉,欢喜就好。」其实我心里偷偷高兴的是,终于可以玩到我的第一性幻想对象了。

我们调整好,静香也扭着她的丰臀帮着抱着垫子进来了,老婆则是拿着她的玩具和纸巾跟在后面。

我们两个连襟那时候还不是很熟络,只坐在沙发互相对看,不晓得该怎幺开始。还是静香和晶铃有默契,两个人同时把沙龙装从肩膀滑下来,剎那之间,两尊羊脂白玉的裸体就呈现在我们的面前。

一个是纤细又略带丰满,挺着一双笋型嫩乳,尖翘的乳头是粉红色的,下面穿着这次出国刚买的最新型的粉红色的丁字裤,羞赧地把双手捂着乳尖。

一个是丰满又不带一丝赘肉,托着一双球型巨乳,略为下垂的乳头是艳红色的,和下面艳红色的丁字裤互相辉映成趣。她用发嗲的声音挑逗的说:「来啊!来啊……」

辉雄当下就扑上去,把静香按在地闆,剥下她的丁字裤。静香自动分开了双腿向着我,我在她茂密的桃花源的尽头,看到了晶莹的淫液已经漫延开来了。

辉雄一面张开大口啃着静香的豪乳,一面脱下自己的衣裤,一双贼眼却没离开过晶铃。晶铃给她看得不知所措,我站起来搂着她轻颤的身躯,脱下了她最后的一道防线。在她稀疏的草地下,小溪早已决堤。

我把她放到沙发上,也褪去自己的衣裤,现在换静香睁大了她的媚眼,看着我青筋浮动的男根。

我开始慢慢舔过晶铃的耳根,她轻喘了一下,淫蕩而饥渴的眼神却不断瞟向辉雄神伟的巨可恶。

「想让姊夫肏你吗?」我问她。

「嗯……」她轻声地应着。

「大声一点,我听不到。」我故意逗着她。

「我想要姊夫……」晶铃扭捏了一下,娇羞地回应着。

「你要姊夫的什幺?」

辉雄和静香都停下来,听着我们的对话。

晶铃终于鼓起勇气,:「我想要姊夫的鸡巴进去我里面……」我那纯洁善良老婆居然在我的胯下,淫蕩地说要别人肏她。真是斯可忍,孰不可忍。

我和辉雄交换一下眼神,他就马上爬上沙发,粗鲁地把纤柔而赤裸裸的晶铃压在他壮硕的身下。我的老婆平日为人师表,端庄贤淑,就这样赤裸着全身,她的双峰在我的眼前,被别人大力搓揉而变形。辉雄的巨可恶顶在晶铃的穴口,就想进去,晶铃一声娇嗔,说:「姊夫,慢一点……」

我也迎向我梦寐以求的大姨子,把我的男根送到她微张的杏口。静香不愧是老姜,伸出舌头对着我的马眼就是一探,「哦……」一阵酸麻的感觉马上穿过我的背脊。

我也不敢怠慢,马上舔着她的嫩屄。她的阴核比较突出,轻轻一吸、一咬,一舔、一吮,她就叫起来了:「哦……晶铃,原来妹夫这幺厉害,他鸡巴还没插进来就这幺爽。」

随着叫床声,静香更卖劲地舔弄着我的男根,还不时把玩着我两颗沉甸甸的睪丸。

辉雄大概是第一次看到静香这幺兴奋,也低头下去吸起晶铃的乳头,晶铃的乳头虽然比花生米还小,被他吸得也翘得更高了。我常取笑晶铃说,那是她的水龙头,只要一吸,淫水就来,她就受不了。

我抬起头,看到晶铃第一次脱光了衣服,任别人玩着她的双乳,我的脑部都充血了,男根更涨了。晶铃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也不敢叫,咬着嘴唇,就把头转向椅背。辉雄也感觉到晶铃的变化,更卖力地啃着晶铃的小椒乳,接着把他的粗手抠着她的小骚屄。

「嗯,嗯,嗯………」晶铃开始忍不住发出娇喘,我帮着晶铃把她的腿盘上辉雄的腰。晶铃回头深情地看了我一眼,我向辉雄一点头示意,他就把他的巨可恶放在晶铃的洞口磨来磨去。

晶铃不自觉地把两条腿夹紧了她姊夫的腰,轻轻把臀部向上一顶,就把她姊夫的龟头吸进去了一半;她姊夫的臀部顺势往下一沉,巨可恶马上连根而没,消失在萋萋嫩草之中。晶铃的小嫩屄把他姊夫的肉棒包得紧紧的,两个人不禁同时发出一声长歎:「哦………好紧哟」、「嗯………好粗哦」

辉雄开始做起打桩的动作,随着巨可恶的一进一出,晶铃也逐渐呻吟起来了:「嗯………哦………嗯………哦……姊夫快肏死我了啦!哦………哦………嗯………」

光顾着看自己的老婆在别人胯下呻吟,我都忘了旁边有一个怨女。静香一把将我推到地闆,跨坐在我的身上,捞起我的男根往她的洞口一放,就坐下去了。晃着一头秀髮,她开始怜惜地用她的嫩屄一上一下地套弄着我的男根。我示意静香弓下身来,她也很有默契的把乳头塞到我的嘴里。

我一面享受着下半身蚀人心骨的滋味,一面细细品嚐我期待已久的乳房。静香的乳房在我的手里变得更坚实,乳晕变大,乳头更突出。我用我的舌头仔细地探索她乳晕上的每个凸起,用我的舌尖顶着她的乳尖;一只手托着我正在吃的乳房,一只手轻轻的搓捻她的另一个乳头。

「哦……哦……哦……妹夫肏死我了!哦……哦……哦……」她的阴道不断渗出一股一股的热流,浇在我的龟头上。我翻身爬到她的身后,她立即像一条母狗般翘起丰臀,把她的淌着淫水的嫩屄迎向我的鸡巴。

这下我的鸡巴更能随心所欲了,我轻轻提起、重重放下,有缓有急,有时提起而不放下,当她一颗心悬在空中的时候,我又给她意外的一击。她被我挑逗得心痒难耐,终于开口求饶。

这时我奋起余勇,开始大力冲刺,每一下都干得她死去活来。

「哦……哦……哦……哦……浩仁你好会肏,快肏死我了啦!哦……哦……哦……」

回头看看晶铃那边,他们已经战完一个回合。老婆也摆脱了羞耻感,正吸吮着她姊夫已萎缩的鸡巴。辉雄也学会品嚐淫水的滋味,依样画葫芦地舔着晶铃的小嫩屄。晶铃的小嫩屄已经被他干得又红又肿,还有白花花的精液不断地从阴道流出来。真是便宜辉雄这小子了,让他干到了大学毕业的美女教师,还内射,现在我老婆还在教他怎幺口交。

「嗯,舔深一点…上面一点…嗯,对,对…哦…就是那里…哦…继续…继续…嗯…轻一点…嗯,用吸的……哦……哦……」

晶铃胀红着脸,闭着眼睛,享受着一个刚入门的学生青涩的服务。我也继续抽插着别人的老婆,趴在静香身上,双手探到她的胸前,恣意地亵玩狎弄她的双乳。

静香的子宫口开始吮吸着我的龟头,一阵阵的爱液喷到我的马眼。

「噢……噢……哦……哦……出来了……」

「噢……哦……我也出来了……」

我们两个同时达到了高潮。我静静地紧拥着我的大姨子,享受温香柔玉满怀抱的感觉,嘴里继续轻啜着她的乳头,她温柔地把我揽在她的怀里。

看着一旁的晶铃已经把她姊夫的鸡巴吸大了,本来準备跨坐上去了,看见我们在看她,她不好意思地欲行又止。

我示意辉雄下来躺在地闆上,把老婆抱到他身上。晶铃又不好意思主动去抓她姊夫的巨可恶,放进去自己的小屄。静香就帮她把辉雄的鸡巴对準她的洞口,她才面带羞赧地坐下去。

我把我的男根放进晶铃的樱桃小口,静香把她的乳房塞进我的嘴里。辉雄也没闲着,一手揉着晶铃的乳房,一手抠挖着静香的嫩屄。

晶铃便晃动她一头亮丽的秀髮,她的小屄紧紧套着辉雄的大鸡巴,上上下下地骑乘在辉雄的身上。

天亮一觉醒来,也记不清昨夜玩到什幺时候。我睡在静香的怀里,手里还握着大姨子的乳房。晶铃睡梦中还带着微笑,她的乳晕变深色了,原本紧闭的小骚屄开了口,洞口还挂着我和她姊夫的精液,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