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认准唯一合作邮箱:aixoxoxo2@gmail.com

牢记本站导航地址

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生日晚宴

生日晚宴 - 生日晚宴

温馨提示: 这是一篇非常恐怖、变态及血腥的文章,非一般情色小说的情节,看了可能会令人不适!若你不喜好此类作品,最好别看下去好

卡琳是一个很好的女儿、也是一个很好的姐姐或妹妹。其实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只要有一手好的厨艺就可以了。

和平日一样,卡琳又来到了俱乐部的会员购物中心。这里陈列着各种大小的从不同地方切割下来的肉块。不过卡琳却很少购买,虽然说这些肉的质量都至少是上等肉,但她还是偏好现场宰杀切割的新鲜肉,虽然她们的肉质不一定很好。

卡琳来到哈里的柜檯前,打量着今天的货色。由于来的比较晚了,看见只有三个女孩还跪在那那里等待着买家。卡琳选中了一个梳日本少女短髮的少女,虽然她的身材没没有完全发育好,但她的屁股很是浑圆坚固,而且双腿也很结实。

「卡琳要她的一双腿。」卡琳指着这个女孩说道。

「很棒的选择。」这是哈里的口头禅,他又接着说道︰「嗨,你难道不想来点别的吗?我也想早点下班呢,而姑娘们也等了很长时间了。」

卡琳犹豫了一下,但看到那两双渴望的眼睛后她改变了主意︰「好吧。今天是妈妈的四十岁生日,稍微浪费一点也无妨呢。那就多加那位姑娘的一双手臂和那位姑娘的屁股部份吧。」

「嘿,你真是太善良了。」哈里咧开嘴笑了。他转过头拉起繫在姑娘们腰间的绳子,把她们向一旁的断头台牵去。

女孩们在断头台上跪好,她们纤长的脖子被挡板所固定住。在她们的头颅下面是一个箩筐,每个里面都有着三、四个已经被切下来的头颅。而在她们脖子的上方,则悬着锋利的铡刀。她们的手臂依旧被绑在背后,哈里又将她们的双脚也分别用绳子绑起来,并用一个带着绳索的铁钩勾住她们脚部的绳索。

这一切都準备好之后,哈里开动了断头台的开关。只见从断头台的底部伸出了两个吸盘似的东西,一下子就很準确的贴在每个女孩的双乳上面开始挤捏了起来。一开始,三个女孩还是下意识的扭动着身体想避开那个吸盘。但慢慢,她们则开始快美的呻吟起来了。

这时候,又一根硕大的电动阳具从底部升起,进入了女孩们的身体,开始一深一浅的抽插着。

此时的女孩们已经放弃了所有的矜持,毫不羞涩地淫叫着。

几分钟后,卡琳最先挑选的那个短髮女孩已经达到了高潮。她张大着嘴,全身僵直,双手乱抓,然后又是扭动着身体呻吟。哈里急忙按下了宰杀的按钮,锋利的刀刃一下子落下来切断了短髮女孩的脖颈。正在高潮的她只来及「唔」了一声,头颅便滚落在台下的箩筐中,而无头的身体则软软的滑倒……

「呀」、「呃」,另外两个女孩也在达到了高潮的同一时刻被哈里精準的屠宰掉了。通过天花板上的滑轮,她们的身体被倒吊了起来,这是为了将血液排乾净方便为卡琳切割卡琳所需要的部分。

卡琳满意的笑了。因为按常理而言,在同样的情况下,越早达到高潮的女孩的肉质越好。卡琳很满意刚才的第一选择。

卡琳抱着大大小小的装满原料的袋子回到家,却看见一家人都围坐在中厅的餐桌旁谈笑着。一见卡琳进门,最小的妹妹瑞琳兴奋的跑了过来道︰「姐姐,今天你可以不用做饭了。妈妈说今天我们可以去俱乐部的『自选你的肉』餐厅,她已经预定了桌子。」

「是吗?」卡琳笑着将袋子放进冰箱,问道︰「那幺谁将接受处理呢?」

「还没有最后确定。」卡琳唯一的姐姐艾琳道︰「我们只决定了要从六个人中选出两个。但具体是谁準备到了餐厅内再做最后的决定。」

卡琳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餐厅的正门非常的大。在门两旁有着巨大的橱窗,每个里面都关有二、三十个女孩,她们是餐厅的外买食物。她们的双手都被反绑在背后,双脚被镣铐向两边分开着锁住,而繫在脖子上的项圈的锁链挂得很高,让她们不得不挺直着身体站立着,身材的好坏也一览无余了。

进门后,一名二十岁左右的一丝不挂的金髮女孩问道︰「有什幺需要服务的吗?」妈妈尼娜回答她已经预定了九号餐桌。于是,裸体的女招待带领着她们来到了餐桌旁。

餐厅非常的大,至少可以容纳一百人同时进餐。和平日一样,它已经装满了人。裸体的女招待们在餐桌间穿行。在餐厅的左右两面墙前,站立着四十个从十来岁到二、三十岁的各个年龄段的女孩和妇女们,她们就是今晚的菜餚,在接受着客人们的指点。她们的手都被反铐在背后墙的环上。

被客人选中的,便被女侍者们在她们的脖子上带上项圈,然后解开她们的镣铐,再牵引着她们到客人的餐桌前。

「唔。我们今天晚上应该品嚐一些年轻一点的肉。」尼娜微笑地指点着刚从卡琳们桌前走过的一对女孩。她们看起来应该是一对双胞胎,十二、三岁的稚嫩的脸庞,纤细而苗条的身材,看起来确实不错。她们被女侍者牵引到另一张桌子旁,听取着客人决定如何烹饪她们。

「她们很像嘛。」卡琳的堂妹米雪向她的妹妹米娜低声的说,她是指正在向侍者说话的女士。

「是的。」卡琳这一桌的女侍者微笑着说道︰「那位女士就是那对双胞胎的妈妈。最近这里很流行自己定购自己的女儿。」

「那幺,你们是準备购买这里的女孩还是準备捐献呢?」侍者问道。

「嗯,我决定从这五个女孩中捐献出来两个,然后再在你们这里选两个。」尼娜指了指姐姐艾琳、妹妹瑞琳,还有卡琳的两个堂妹米雪和米娜,以及卡琳︰「但是我们还没有商量好到底将谁捐献出去。」

「这样啊,」侍者可能是见过这种情况,她笑着回答道︰「我们这里倒可以提供一个方法。」

「是什幺?」

侍者转过头去,指着靠墙而立的女士们说道︰「让她们一起站到那里去接受客人们的挑选去可好?最先被选中的两个就是了。」

「真是个经典的办法。」卡琳笑了起来︰「你们这里是不是经常有这种情况发生呢?」

尼娜也笑了︰「这个办法甚好。不过这样吧,我也来竞选。我们六个就来比比谁的肉质好,先被客人挑选走好了。」

等厨房的工作人员来到的时候,她们已经自己脱去了所有衣物。按照规定,肉畜是不允许穿着任何衣物的。他走近她们的身边和尼娜低声的交谈了几句,从腰带上解下一捆绳子开始捆绑她们。从尼娜开始,卡每个人的双手都被反绑了起来,而她们也非常顺从的让他完成了工作。

「来吧。进厨房去接受一下处理前的準备工作吧。」当她们都被绑好后,工作人员牵动紧缚着她们的绳索,带领她们向厨房走去。

「我们不是要接受客人的挑选吗?还要进厨房接受什幺準备工作呢?」艾琳疑惑的问道。

「是这样的。当客人们选定后,我们就要已最快的速度将食物处理好。谁都不希望在点完菜后等待太长的时间,对吗?」工作人员耐心的解释道︰「再说,只是将你们清洗一下,不会浪费太多的时间的。」

厨房里很宽阔,甚至和外面大厅的大小差不多。左面有着几个大型火坑,两旁的Y型架上基本上都是满的。锋利的穿刺桿上穿着的大多是十几岁的女孩,正在火上接受着炙烤。其中有些已经基本上快烹调完了,金黄色的肉体散发出浓郁的香味。而有些看样子是刚刚被穿刺好放上火坑,身体还在穿刺桿上蠕动着,一些穿着白衣的工作人员正在向她们的身上涂抹着调料。

而另一面有几个盛满沸水的汤锅,在其中的一个锅里,正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妇女。看样子她已经被煮熟了,脖子搭在汤锅的边缘,而玫瑰色的毫无生气的肉体在随着沸腾的汤而一上一下的起伏着。

在放置烤箱的那里,卡琳看见了刚才的那一对小双胞胎女孩。其中的一个已经在烤箱中了,透过透明的烤箱门,可以清楚的看见她正端坐在托盘中。她应该还是活着的吧,卡琳看到她的眼睛好像好在眨动着。

在另一个托盘上,戴着白高帽子的厨师正在处理剩下的一个。她的四肢已经被切下来不知做什幺菜去了,而厨师正在用调料填充着她被掏空的腹部。

正看得入迷的时候,清洗间已经到了。这是一个一个狭小的隔间,工作人员在卡琳的脖子上繫好项圈,并将项圈上的铁链挂在隔间天花板上的铁钩上,让卡琳只能刚刚踮着脚站立住为止。接着,他又将一根水管深深的插入卡琳的屁股。

门被关了起来,隔间一下子变得黑暗而无法视物。温暖的水流顺着水管涌进了卡琳的腹部,将卡琳的肚子高高的撑起,彷彿要爆炸一般。

几分钟后,汙水被吸引着退出了卡琳的身体。然后又是上一个程序的继续,直到她的身体内被彻彻底底的清洗乾净。

接着,卡琳感觉另一股暖暖的水流向她的身体喷来。先是清洗着她的胸部,然后上下喷射。那种合适的力度让卡琳忘掉了刚才的不适,让卡琳感觉到非常放松和舒服。片刻后,水流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股暖风的吹拂,让人感觉的无比的慵懒。全靠项圈上的铁链的束缚才使卡琳勉强着站立着。

走出清洗间,厨房里又已经是换了另外一幅模样。烧烤架上和汤锅中的女孩大多都已经撤下,烤箱中的那一对双胞胎女孩还在被烘烤着。在厨房的正中间,几个女孩被肉钩子钩住下巴悬在空中被分解着,从她们那不知是痛苦还是欢愉的抖动中可以分辨出她们还是存活着的。卡琳转过头笑笑对尼娜说道︰「这家餐厅很讲究肉的鲜美呢!」

「来吧。」刚才带卡琳们进来清洗的那个工作人员又牵引着她们走出了厨房来到了外面的大厅︰「外面有人快等不及了呢!」

外面原来的四十几名女畜只剩下十来名站立在原来的地方,其中十来岁的女孩已经一个都不剩了的被挑选光了。所以她们这刚一出现,就听到那边有一桌在大声的喊道︰「到我们这一桌来,我们全要了。」

出了厨房,便是由刚才的女侍负责招待了。刚才那个招待她们的女侍牵着她们,向那一桌走去。

这时卡琳才发现,在女侍的屁股上烙有一个数字︰「267」。

「这个和这个穿起来烧烤。」这一桌有十来个客人,领头的一名男子指着小妹瑞琳和小堂妹米娜说道。他也是很有眼光的食客了,一眼就看出瑞琳和米娜最小,肉质最为鲜美。

然后他把目光转向米雪,点着她说道︰「这个就用油过一遍好了,腹里要填二号调料。」又转向尼娜︰「这个作汤料好了。」最后是指点着卡琳和姐姐艾琳说道︰「这两个给我分解了进烤箱,我们要打包带走。」

「这个……」女招待吱唔了一下︰「她们是六选二,只有两个接受处理。」

「是吗?」那人失望的表情溢于言表︰「真是可惜啊。」

「对不起,扫了你们的兴,这是我们今天货源不足所造成的。」另外的男声在她们的身后响起︰「我是这个餐厅的经理戈雷。」

转头望去,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卡琳她们的面前。卡琳惊讶的叫了起来︰「爸爸,你是这个餐厅的经理?」

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爸爸正在向卡琳她们微笑着。只听得他说道︰「这几个是我的妻子和孩子。既然客人们决定选择她们,我也只好割爱了。267,你带她们去接受处理吧!」

「真是不错的生日晚宴。」尼娜用听不出是抱怨还是高兴的语气在嘟囔着︰「一起走吧,孩子们。」

「早知道我就不出来了。」艾琳在卡琳的身边抱怨着︰「这样可以在厨房里应该多看一会的。」

卡琳笑笑安慰着艾琳︰「不用沮丧,我们是客人的打包食物,我想我们可以一直看到最后。」

卡琳说得一点都没错,当她们进入厨房后,她和艾琳被单独的解下来牵往墙角,那里摆放着两台小型的断头台,铡刀都是落下的,从挡板中的圆洞中可以看见铡刀那独特的倾斜的刀刃,上面粘满着血迹。

卡琳跪了下去,配合着工作人员的升高铡刀,提起上挡板的动作,将身子前倾,使脖子从挡板中的圆洞中伸出。接着,工作人员将上下两块挡板锁在一起,这样她就被牢牢的固定在断头台上了。

卡琳想起了刚才在市场里购买女孩的情景,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意。一个小时前她还在冷眼旁观,现在却真真实实的等待着同样的处理了。她低下头,看着那个已经盛着几颗漂亮头颅的箩筐,想像着片刻自己头颅也将落在这个筐中的情景,不禁歎了口气。要知道,她一直的梦想就是被穿刺炙烤。而现在,她只能将羡慕的目光投向了米娜和瑞琳。

在卡琳和艾琳在断头台上做好準备的时候,她的妈妈和妹妹们也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处理方法。

尼娜是被客人要求做成血糕汤。这汤的做法是先将被处理者放入锅中随料清煮,然后在一定时间将被处理者的血放出,在锅中煮成块状。现在,尼娜正身处汤锅之中,她的脖子上戴着一个长长的木枷,这样就保证她的头一直在锅外保持呼吸,可以避免在肉体煮熟前溺死而使肉质变差。

在另一边,米雪正在绞刑架上挣扎着。她脚下的活板已经被打开了,粗粗的绞索深深的勒入了她的脖颈中。只见她双脚悬空,两条修长而赤裸的性感的双腿在空中蹬踢着,彷彿想踩到什幺东西似的。她的舌头被绞得伸出老长,晶莹透亮的口水顺着舌头向下流淌着。她的身体在剧烈的抖动着,高高隆起的趐胸剧烈而徒劳地起伏不停。

卡琳癡迷的注视着米雪的每一次的扭动与挣扎,从她这里看去,米雪彷彿就像童话故事中美丽的人鱼,此刻在渔夫的钓竿上挣扎着。而其实,正是她用自己的身体把自己渐渐地带入死亡。

转过头来,米娜和瑞琳的穿刺已经开始了。她们跪在宽大的处理台上,尚没有完全发育好的瘦小的白嫩的屁股对着厨师,容纳着那粗大、冰冷、锋利的穿刺桿。

虽然进入的地方略有不同,但出口只有一个。米娜喘着粗气,忍受着从肛门进入的一波波的冲击,颤巍巍的张着她那有些苍白的嘴唇,让锋利的桿尖从她的咽喉中探出头来,使她的嘴永远地不能再次合拢。

与此同时,瑞琳的张开的小嘴中也露出了穿刺桿的尖头。一寸、两寸……瑞琳抽搐着,彷彿被无限的快感所侵袭着,以身体内的穿刺桿为中心抽搐着。

当她被架上火坑的时候,她抽搐得更利害了。但是在厨师的调料刷的温柔的抚摸下,在厨师助手的温柔的转动下,她渐渐的平息了下来,只余下胸膛的微弱的起伏来证明着她的新鲜。

「唔」从卡琳身边传来的熟悉的艾琳的声音。转眼看去,艾琳那美丽的头颅已经落在箩筐之中了,而健美的身体还在另一边抖动着。

这时,卡琳也迎接来了属于自己的开始,一个硬梆梆的温暖的东西慢慢地穿过阴唇,插进她神秘的洞穴,开始给她带来了无限的快感。卡琳一边努力的迎合着,一边欣慰的笑了,自己毕竟不同于在市场上出售的货物。进入她身体的,不是冰冷而机械的器具,而是真真正正的阴茎。

六颗美丽的头颅,摆放在餐桌的边缘,注视着自己的肉体被吞食着。她们的表情,应该是微笑着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