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认准唯一合作邮箱:aixoxoxo2@gmail.com

牢记本站导航地址

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妈妈被黑人粗暴..........

妈妈被黑人粗暴.......... - 妈妈被黑人粗暴..........
眼看时间就要到中午了,Jack吩咐锡剀妈妈去为他準备午饭,然后让锡剀为他端
饮料。妈妈赤裸着身体去厨房做饭了,锡剀按照Jack的命令把饮料送到他的面前。Jack
坐在沙发上,要锡剀跪在他的面前,现在锡剀已经接受了被Jack奴役的现实,所以很利
索地就跪下了。

  Jack拿着遥控器打开电视和DVD,妈妈和姐姐接受Jack调教和我们姦淫的画面
立刻出现在萤幕上。那些录影都是锡剀在前几周拍摄的,看着当时的情景,不禁让
锡剀热血沸腾,鸡巴肿胀。Jack一边看着画面中两个女人用电动按摩器抽插着自己的
骚屄,一边对锡剀说:“嗨,下贱亚洲女人的儿子,过来吸吮我的鸡巴!”

  锡剀立刻爬到他的面前,掀开他的睡袍前摆,双手恭敬地捧起他那已经坚挺的
黑鸡巴。Jack的鸡巴又粗又大,沈甸甸的,比锡剀的鸡巴大两倍还要多啊!锡剀慢慢地
低下头,从他那巨大的黑色阴囊开始,一直向上舔到他的龟头,然后,锡剀儘量把
他的鸡巴含进嘴里,儘量控制自己的口腔和喉咙不要呕吐,把他的鸡巴往锡剀的喉
咙里咽,以便含进鸡巴的更多部分。同时,锡剀的舌头一直没有停止舔弄,锡剀想让
Jack感觉到最大的快乐。

  录影中的淫蕩场面和锡剀对他鸡巴的强烈刺激,让Jack很快就把持不住了。他向
上抬起屁股,把他的鸡巴使劲捅进锡剀的嘴里,然后,他两手抱住锡剀的头,前后晃
动着身体,鸡巴猛烈地在锡剀嘴里抽插,接着,大股腥臭粘稠的精液就沖进了锡剀的
口腔和喉咙,妈妈的性主人在锡剀嘴里爆发了。

  说实话,这时锡剀很想好好取悦妈妈的性主人,好像有点要与妈妈挣宠的心理。
于是,锡剀仍然坚持来回吞吐Jack的鸡巴,并尽力不让他射进锡剀嘴里的精液流出来。

  锡剀一边舔弄着Jack的鸡巴,一边把精液全部咽进了肚子里。然后,锡剀继续吸吮
他那根令人羡慕的鸡巴,直到把鸡巴上残留的每一滴精液都吸进锡剀的胃里。

  这时,锡剀妈妈端来了Jack的午饭,是一个火腿蔬菜三明治外加肉末蛋花汤。凯
伊把盛着午餐的託盘送到Jack的手里,然后依偎着Jack坐在他旁边,一起看着锡剀舔弄
正在享用美餐的Jack那已经萎缩的鸡巴。

  在Jack进餐的整个过程中,他的鸡巴一直插在锡剀的嘴里,而且,由于锡剀的舔弄
和刺激,在他吃完饭的时候,他的鸡巴又硬起来了。Jack让妈妈把餐具收走,然后
要她站在沙发上,跨在他的头上,让自己的阴户对着他的脸,这样他就可以一边
享受锡剀的口舌服务,一边舔吃妈妈的阴户了。

  很快,在我们母子的共同努力下,Jack又想肏锡剀妈妈了,但是这回他又想出了
新花样来羞辱和玩弄我们母子。Jack先让锡剀躺在床上,头耷拉在床沿边,然后让锡剀
妈妈叉开腿站在锡剀的脸前,她的阴户正好在锡剀的嘴上面,她的上身趴在锡剀的身体
上,嘴里含着锡剀的阴茎。

  等我们母子摆好了姿势,Jack走到床边,他站在锡剀妈妈的身后,把鸡巴插进凯
伊的阴道,就在锡剀脸的上方几英吋的地方肏着锡剀的妈妈。他猛烈地抽插着,从锡剀
妈妈阴道里带出的淫水直接落在锡剀的脸上、鼻孔里和嘴里,他的阴囊随着他的动
作刮蹭着锡剀的鼻子和嘴唇。锡剀从没有在这样近的距离内看着一根巨大的鸡巴在锡剀
妈妈的身体里来回抽插,强烈的刺激和羞辱感觉让锡剀几乎马上就射了出来。

  妈妈感觉到了锡剀鸡巴的蠕动,知道锡剀快要射精了,她可不想让锡剀的髒东西汙
秽了她性主人的床。于是,妈妈一边使劲吸吮锡剀的龟头,一边用手死死卡住锡剀阴
茎的根部,将锡剀即将喷薄而出的千万精虫生生镇压了下去。

  这时,Jack已经将他的主攻方向转到了锡剀妈妈的肛门。可能是感觉妈妈的肛口
不够湿润,他令名锡剀张大嘴巴,然后把他的鸡巴插进了锡剀的嘴里,让锡剀的口水湿
润他的肉棒。就这样,在随后的一小时里,Jack的黑鸡巴轮流在锡剀妈妈的阴道、肛
门和锡剀的嘴里抽插,直到他把最后一滴精液射进锡剀的喉咙,才结束了本周的调教。

  真是一个令人难忘的週末!Jack的调教让我们母子倍感屈辱和刺激,当然,我
们也获得了更多的快乐--别人无法体验的快乐!!


在我们母子的全力配合下,Jack对妈妈的调教进行得非常顺利,这让Jack很高兴。
妈妈是个十分温柔顺从的女人,对于Jack的每一个命令她都会服从,不会提出任何
疑问。妈妈娇好的面容、性感的身体和温顺的性格,都让她具备了作为黑种男人
免费的、下贱的婊子的一切条件。能拥有一个这样优秀的性奴,Jack感觉非常骄傲。

  现在,Jack準备向更多的他的黑人朋友们展示妈妈,他希望妈妈被更多的黑鸡
巴轮奸和蹂躏,他希望我们母子变得更加的下贱和淫蕩。

  又到了週五的晚上,我按照Jack的指令把妈妈送到他的家里。之前,我按照Jack
的要求打扮我的妈妈,为她穿上白色半透明的上衣,领口开得非常低,使她的大
半个乳房都暴露在外面;她下身是一条很短的裙子,几乎遮不住她的屁股,只要
她一坐下,或者弯一下腰,她那毛茸茸的紫红色阴户就会暴露出来;她的脚上穿
的是后跟六英吋高的高跟鞋,这使得她走起路来显得腿很挺拔,屁股突出,样子
非常性感。

  我们走进Jack的客厅时,他正在隔壁的房间里打电话。看到我们来了,他要凯
伊去厨房準备一点小点心,说一会儿有客人要来。Jack打完电话,来到客厅,我们
刚刚寒暄了一下,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Jack对着厨房大声喊,要妈妈去开门。凯
伊打开门后,看到她面前站着一个巨人般的黑种男人。

  这个男人走进客厅,他身高比1.97米高的Jack还要高,大概有2.05米
左右,体重看起来不会少于160公斤,这让站在他身边的妈妈看起来就像长在
一棵参天大树旁边的小草,难道这个人是Jack请来玩弄我妈妈的?我的心里立刻激
动起来,同时也有点担心妈妈是否能受得了这个巨人。

  这个男人从妈妈给他开门的时候就对我妈妈发生了兴趣,他目不转睛地盯着
我的妈妈看,很显然他已经从妈妈透明的衣服里看到了她那鲜红的乳头和红色的
阴毛,他眼睛里放射着性欲的光芒,好像要一口把我妈妈吞下肚去。

  这个男人和Jack握手寒暄后,Jack把妈妈拉到他面前,介绍说:“这位是淩哲苇,
是我最好的朋友。这个是妈妈,我的性奴,呵呵……,对了,还有旁边那个男人,
他是妈妈的绿帽儿子,是个很称职的儿子,很配合我对他那下贱妈妈的调教呢,
哈哈……”接着,他让妈妈去厨房,把她準备好的小点心端上来。

  妈妈端着盛着小点心的託盘来到坐在沙发上的Jack和他的朋友淩哲苇面前,弯下
腰请他们品尝点心。这时,她那白嫩丰满的乳房就从那开口很低的领口中暴露出
来,同时,她的短裙也无法遮住她那肥美的屁股了。鲍肆呵呵笑着,一边身手拿
点心,一边放肆地视奸妈妈的身体。

  Jack也伸手拿了一块点心,然后他把妈妈衣服上的两个纽扣解开,然后告诉凯
伊要好好照顾他的朋友。于是,妈妈再次走到淩哲苇面前,请淩哲苇多吃点。淩哲苇知
道Jack的意思,便让妈妈把腰弯得更低些。由于妈妈的衣服纽扣已经被Jack解开了,
所以她的乳房一下子就从领口滑了出来,完全暴露在淩哲苇的面前。

  Jack让妈妈把託盘放到旁边的小桌子上,然后坐在他和淩哲苇中间。Jack伸手搂住
妈妈的肩膀,另一只手开始玩弄妈妈的乳头。Jack对淩哲苇说:“这个女人很骚、很
下贱,她非常喜欢我的黑鸡巴,我可以在她身上做任何事情,你想不想试试?”

  淩哲苇把头伸到妈妈的胸前,一边欣赏Jack玩弄妈妈,一边也把手放在妈妈的乳
房上搓揉。听到Jack的问话,他激动地回答:“当然,当然,她就是我们的性感小
狐狸,我真想好好玩玩她,哈哈……”

  Jack听淩哲苇这幺说,立刻吩咐妈妈跪在淩哲苇的面前。妈妈知道她必须服从,并
没有丝毫的犹豫,马上跪在淩哲苇面前。Jack接着告诉淩哲苇他是如何训练和调教妈妈
的,“我对这个贱货的调教已经进行了好多个週末了,她已经从一个羞涩、拘谨
的女人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婊子,而且是个免费的婊子。你如果不信,可以试
验一下,看看她的奴性怎幺样……”

  淩哲苇低头看着跪在他面前的妈妈,问道:“真的吗?你爱黑种男人的大鸡巴
吗?”妈妈用平静的声音轻轻回答道:“是的,主人!”淩哲苇很满意妈妈的回答,
他伸出双手,抓住妈妈的乳房使劲地搓揉起来。接着,他又翻开妈妈的裙子,把
手指插进了妈妈的肛门,妈妈禁不住轻声呻吟起来,声音中充满着压抑的快乐。

  淩哲苇问妈妈想不想知道是什幺让他的裤子前面鼓起了一个大包,妈妈充满期
待地舔了舔嘴唇,喃喃道:“想啊,……主人!”“哈哈,好啊,那你帮主人解
开裤子,看看里面藏着什幺可以让你幸福的宝贝,哈哈……”“好的,主人!”
妈妈回答道。

  妈妈低下头,先是用嘴唇亲吻了一下淩哲苇裤子面前的鼓包,接着,她用牙齿
拉开淩哲苇裤子的拉鍊,然后用手解开淩哲苇裤子的皮带了纽扣,两手拉住淩哲苇裤子
的腰部向下拉。淩哲苇将身体后仰,抬了一下屁股,让妈妈拉掉他的裤子,一跟巨
大的黑阴茎立刻弹了出来,“啪”的一声打在妈妈的脸上。

  “来吧,贱货,好好吸吮我的鸡巴!”淩哲苇命令道。妈妈一手握住淩哲苇坚挺
的鸡巴,一手捧着淩哲苇沈重的睾丸,她轻钱把淩哲苇的包皮褪到茎根,让那大如鹅
卵的黑色龟头暴露出来。然后,她伸出舌头,舔弄那已经渗出清亮液体的马眼,
接着,便一口将整个龟头含进了嘴里。“啊,真他妈的舒服啊,好好舔啊,使劲
吸啊……”淩哲苇淫叫着,享受着我妈妈的口舌服务。

  这时,妈妈感觉到她的裙子被脱掉了,她知道是Jack在她身后。Jack将妈妈的双
腿儘量向两边分开,然后在她的屁股上、阴户上来回抚摩搓揉,又把两根粗大的
手指分别插进我妈妈的阴道和肛门里,并来回抽插着。而妈妈一边呻吟着,一边
把淩哲苇的阴茎全部吞进她的嘴里。

  看着自己美丽娇小的妈妈被两个巨大的黑种男人如此粗暴地玩弄着,我的心
里的感觉非常複杂,夹杂着屈辱的性欲刺激让锡剀的鸡巴肿胀得生疼,锡剀边看着妻
子被别人蹂躏,一边紧握着高高翘起的鸡巴急速地套动着,“啊,啊,啊……”
锡剀不顾那两个男人在旁边看着锡剀呢,猛烈地喷射出来,让精液喷射到自己脸上。

  “哈哈,这个下贱的男人,看到自己妈妈被别人姦淫,竟然自己射了自己一
脸……”Jack和淩哲苇一边嘲笑着锡剀,一边把锡剀妈妈抬到床上。在接下来的两个多小
时里,他们两个人轮流操着锡剀妈妈身上的三个肉洞,然后各自分别在锡剀妈妈的嘴
里、阴道里和肛门里灌进精液。

  在这两个小时里,妈妈一直沈浸在性高潮的快乐之中,她的身体被一波又一
波的快感包围着、冲击着,她在两个黑人的暴操中呻吟着、欢叫着。锡剀知道锡剀已
经梦想成真,锡剀的妈妈已经真正成为黑种男人们的下贱婊子了。她是那样地喜欢
黑鸡巴!她需要更多、更多、更多的黑鸡巴!!